世界級社會企業家陳啟宗和他的世界

戴維·伯恩斯坦(David Bornstein),一位擅長社會變革題材的作家在他的代表作《如何改變世界——社會企業家與新思想的威力》(How to Change the World Social Entrepreneurs and the Power of New Ideas)中,以“社會企業家”來定義一群特殊的企業家,并形容他們是:為理想驅動、有創造力、質疑現狀、開拓新機遇、拒絕放棄,構建一個理想世界的人。

在世界,在中國,社會企業家精神正似閃閃星火,逐步燎原。陳啟宗不但是一位標準的社會企業家,更一直是高舉社會企業家精神火炬,照耀社會企業家旗幟的人。他對社會企業家的角色扮演,比“社會企業家”的定義還早。

世界級企業家標桿

現年64歲的陳啟宗,畢業于美國南加州大學,獲工商管理碩士學位?,F為香港恒隆集團及其附屬公司恒隆地產有限公司董事長。恒隆地產為恒生指數成份股,在香港和內地擁有龐大的投資物業組合2013年錄得純利超過77億港元。

南加州大學于1880年創立,是美國西海岸最古老的私立研究型大學,也是被卡內基基金會歸類為“特高研究型大學”,科研與教學水平世界一流,并培養出眾多世界頂尖人才的世界著名高等學府。在這里的學習與生活,為陳啟宗成為世界性企業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2009年,陳啟宗在南加州大學第76屆杰出校友表揚大會中榮獲代表最高榮譽的AsaV.Call成就獎,該獎特別為對學校有長期貢獻的校友所設立。南加州大學校長表示,陳啟宗建立了南加州大學香港校友會,并且在學校的許多亞洲項目中都扮演重要角色,對學校作出了巨大貢獻。

恒隆集團由陳啟宗的父親陳曾熙于1960年創立。陳曾熙1923年生于富豪家庭,他在天津長大,并經歷“父親一夜之間輸掉一條街”的家道中落。戰后,陳曾熙自己創業,先與其弟陳曾燾在婆羅洲一帶經營建筑生意,后到香港謀求發展,通過承包政府及私人發展商的建筑工程起家,繼而創辦恒隆集團并于1972年在香港證劵交易所上巿。

陳曾熙1986年去世,但他生前料理后事時,并沒有讓兒子陳啟宗第一時間接班,而是先由弟弟陳曾燾主理恒隆。直至1991年1月,陳曾燾宣布退任主席一職,陳啟宗才正式接管父業。

但此時,陳啟宗面對的卻是尷尬和艱難處境。成立初期的十來年,恒隆幾乎是香港增長最快的地產公司。以某些標準而言,到六十年代中期,恒隆已是香港第二大地產公司。但之后,卻連續兩次看錯市場,喪失掉香港地產業的黃金二十年。一次是上世紀七十年代,在原本應該大肆買地擴張的階段,保守的恒隆幾乎陷入沉睡狀態,無所作為;更嚴峻的一次是,一九八零年代,已經落后甚至有些慌了陣腳的恒隆,試圖以大肆買地擴張追趕失去的十年,但一出手就被一九八三至八四年的大跌市迎頭痛擊,以至元氣大傷,被拖入項目難以為繼的險境,再度錯失后來的機遇。到陳啟宗接任時,曾經的領導者已淪落為市場的陪跑者。

左圖:恒隆物業—御峰(香港)右圖:恒隆物業—山頂廣場(香港)

當機會給到準備好了的陳啟宗,已洞見內地市場美好未來的他,帶領恒隆以進軍內地發展商業地產為航向,重新鼓起創業的風帆。從1992年開始,陳啟宗帶領恒隆踏出香港,積極拓展內地市場,以集中在“人口龐大城市的最佳地段”發展商業地產項目為核心,不斷挑戰商業地產的更高境界,并將“恒隆廣場”發展成為世界級大型商業群項目的成功標桿。

經過一輪新的20年,陳啟宗和他的團隊讓過往20年里被甩出一線陣營的恒隆華麗回歸,重新成為香港數一數二的物業發展商。但讓陳啟宗真正自豪的,并不是恒隆重新做大,而是恒隆越來越好,甚至成為最好。“只選好的,只做對的”,也是陳啟宗不斷對外強調的恒隆理念。

陳啟宗追求的好與對,不但體現在經營績效上,更體現在社會效益上,不但體現在硬件上,更體現在軟件上。無論是早期總投資約百億港元,在上海發展的恒隆廣場及港匯恒隆廣場,還是2005年以來在天津、沈陽、濟南、無錫、大連、昆明及武漢,總投資約920億港元發展的多個世界級大型商業群項目,如沈陽的皇城恒隆廣場及巿府恒隆廣場、濟南的恒隆廣場、無錫的恒隆廣場與天津的恒隆廣場,這些一經開業就成為新地標的項目,對引領地方經濟乃至社會創新都起到標桿作用。到今天,“恒隆廣場”已是幾乎家喻戶曉的品牌,是匯聚世界頂尖時尚產品及高消費品牌的代名詞,當然也是高回報率商業項目的成功象征。

左圖:恒隆物業—上海港匯恒隆廣場 右圖:恒隆物業—上海恒隆廣場

陳啟宗和恒隆對時機的精準把握,對公司治理的高標準,以及在市場表現出的超常理性和紀律性,也都不斷對“什么是好,什么是對”進行著重新定義。恒隆一直被視為香港營運最佳的公司之一。在香港董事學會于2009年11月就香港146家上市公司的管治所進行的一項研究中,恒隆是位列十佳企業的唯一地產公司。多年來,陳啟宗還有一項深深的自豪,恒隆是一家異常精簡高效的企業,公司每名員工創造的利潤連續多年居同行最高之列。2010年,恒隆的純利超過港幣230億元,每名員工平均創利約港幣一千萬元。

一直強調從歷史中學習,以應對新環境的陳啟宗,對時機的把握以及超常的理性和紀律性也被稱為是業界的奇跡。很多人都認為,恒隆賴以成功的其中一個關鍵因素,是他們比任何人更能掌握市場時機。而陳啟宗將這歸結為:篤守原則,只按市場行事。“換句話說,我們比大部分人甚至全部人更加尊重市場。我們認為市況處于低位時才會買,認為市況處于高位時才會賣。”他說。在此原則下,恒隆不但安然度過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和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而且成功在危機中彎道超車,為其重新回到頂尖地產企業殿堂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恒隆物業—沈陽市府恒隆廣場

在1992年至1994年的三年間,恒隆在香港和上海買入眾多物業。當香港樓市在回歸前逐漸升溫,他們不但在1995年至1998年的四年間停止買地,而且趁1997年的樓市高峰期將之前購入的多項物業傾囊售出,獲得巨大回報。當眾多企業深陷金融危機不能或不敢行動之時,認為合適時機已經來臨的恒隆,又于1999年和2000年在沒有競爭的情況下買入土地。2001年到2004年,他們又停止買地四年。直到2005年至2006年時,又才在沒有人留意的情況下,于內地二線城市悄悄地購入多幅位于黃金地段的商業用地。之后,當市場變得火熱,他們再次停止購地兩年,進而以充足的資金,在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后成功抄底。

陳啟宗出席恒隆地產股東大會

在差不多20年里,超常理性,嚴守紀律,踏準每一個時機,“只選好的,只做對的”,恒隆這種多次故意置身市場之外,“眾人皆醉我獨醒”的能耐,連最精明的投資者都贊嘆不已。過往20年,全世界也幾乎找不到第二家按照這樣的節奏來買地、發展,而且把節奏控制得這樣恰到好處的地產公司。

當中國房地產進入一個全新的發展階段,靠“只選好的,只做對的”,獨樹一幟并且獨領風騷的恒隆更越來越成為已不能跟著感覺走的中國地產界所敬仰與學習的成功標桿。也因為此,只要陳啟宗一講話,業界都會洗耳恭聽。2007年,第七屆博鰲房地產論壇上,陳啟宗風頭壓過“麻辣”教授郎咸平,成為現場贏得最多掌聲的嘉賓。“讓陳啟宗出山,我們請了七年。”會議主辦方稱。

行走世界舞臺的陳啟宗一直致力中西方的相互了解與溝通

在恒隆之外,陳啟宗也還有卓著的商業成績。出任恒隆董事長之前,陳啟宗已和弟弟一起創辦晨興集團,投資初創和成長型科技公司。在以往28年間,晨興在世界范圍內進行了一系列的成功投資。在中國,他們的投資涉足制造業(如印刷包裝機械、商業機器、重鋼結構、輕鋼結構、造紙業),公共汽車營運、戶外廣告、雜志出版、醫療器材及服務、網絡游戲、IT科技、電子及生物醫藥等眾多領域;在東南亞,他們從事發展投資基金管理;在歐洲,他們以制造業及營銷網絡為主推進業務,包括:在意大利、瑞士及德國的食品包裝機器制造;在意大利和瑞典的高碳含量鋼材;在法國、英國的汽車零部件分銷;以及在荷蘭與英國的戶外廣告等;在北美洲,他們則以醫藥科研及高新科技創業投資為主,參與和輔助當地的經濟創新。多年來,由晨興投資及管理的公司也大多成為所涉及行業中最具競爭力的業者,并且在各主流資本市場上市。

在中國,晨興集團——這家被陳啟宗稱為“家里的”私人投資企業,最新的一個可能讓你驚喜的投資作品是:作為最早期的投資人,成功參與了小米科技的傳奇。

社會企業家楷模

戴維·伯恩斯坦(David Bornstein),一位擅長社會變革題材的作家在他的代表作《如何改變世界——社會企業家與新思想的威力》(How to Change the World Social Entrepreneurs and the Power of New Ideas)中,以“社會企業家”來定義一群特殊的企業家,并形容他們是:為理想驅動、有創造力、質疑現狀、開拓新機遇、拒絕放棄,構建一個理想世界的人。

在世界,在中國,社會企業家精神正似閃閃星火,逐步燎原。陳啟宗不但是一位標準的社會企業家,更一直是高舉社會企業家精神火炬,照耀社會企業家旗幟的人。他對社會企業家的角色扮演比“社會企業家”的定義還早。

陳啟宗素來對構建一個理想世界充滿熱忱。他曾經有句名言:“世界上最不值錢的東西就是錢。”意指真正值錢的是時間和精力。而多年來,他將這最值錢的東西(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到了理想世界的構建中。

陳啟宗出席會議并發言

在香港,陳啟宗擔任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執行委員會主席,常年對一國兩制下所遇到的問題進行深入研究,向政府提出建議;他出任香港明天更好基金執行委員會主席,積極對外,尤其是面向美國政商傳媒領袖推介香港以及全中國的正面發展訊息。他還是香港發展論壇的發起人及召集人,常年以香港的發展為題,組織客觀及有深度的社會領袖與學者發表文章及進行研討。

陳啟宗同時擔任香港地產建設商會副會長、中美交流基金會理事會成員、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理事會顧問及前副會長、中國外交學院第二屆董事會董事、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創辦人兼會長等社會公職,并且是北京故宮文物保護基金會發起人兼首屆理事之一。此外,他也曾被政府委任為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非執行董事,又曾繼承董建華先生出任港美商務委員會會長。

陳啟宗不只在香港和內地貢獻智慧與力量,也熱情參與國際化、世界性商業及社會公共事務。致力促進香港與世界,中國與世界的交流溝通,并作為中國的精英代表,與世界對話,向世界建言獻策,讓世界傾聽并尊重中國人的聲音。

陳啟宗曾出任總部設于英國倫敦的渣打銀行有限公司及美國芝加哥的摩托羅拉公司的董事,是亞洲企業領袖協會的榮休創會會長,也是首位擔任世界經濟論壇(瑞士)董事局成員及瑞士達沃斯年會聯席主席(一九九八年)的華人。

陳啟宗也是多個國際組織的成員,包括:亞洲協會(美國紐約)聯席主席及其香港分會會長、非亞協會(南非)創會董事局成員、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美國華府)之董事局成員、外交協會(美國紐約)、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美國紐約)、百人會(美國紐約)、戰略及國際研究中心(印尼耶加達)顧問委員會,同時還是艾森豪威爾交流計劃(美國費城)、東西中心(美國夏威夷)、太平洋國際政策協會(美國洛杉磯),及曼斯菲爾德基金(美國華府)等董事局成員。

陳啟宗與世界著名數學大師丘成桐教授及中科院合作,致力發展中國乃至華人數學事業

將精力和時間投入到社會公務的陳啟宗,也將金錢投入到社會的需要之上。強調絕對尊重私人財產的陳啟宗,一直強調財富不要傳承,錢不留后代,而應該完美地獻給社會。他曾給朋友箴言:“有錢的兒子不成材,沒錢的兒子成材。”并且在各種場合強調:父母給孩子好的學術教育、道德教育以及一個溫暖的家,就已足夠讓孩子自己去成為社會的棟梁,而把錢給孩子就是把孩子變成家庭叫花子。

向下一代傳承自力更生的精神并塑造其能力,而不是傳承財富,這也是陳啟宗的父親給他的最寶貴經驗之一。“先父去世時我們三兄弟沒有拿到一分錢。我兒子從小我就教育他,他不會從爸爸這里拿到一分錢,將來也是。”陳啟宗說。1986年陳曾熙逝世時,遺留下龐大的恒隆股份,指定由舊屬殷尚賢作為遺產信托人,而非留給兒子或弟弟管理。

過往二十多年來,致力將財富完美獻給社會的陳啟宗,以“晨興“名義,積極捐助眾多慈善、教育及文化項目,并尤其對教育事業不遺余力。

在中國內地,陳啟宗開展眾多慈善項目,但很多未有公開透露。目前,已公開的項目包括:與著名華裔數學家丘成桐教授一同發起,由晨興與中國科學院共同出資在院內成立晨興數學中心、興建晨興數學樓,并獨資設立每3年頒發一次的晨興數學獎,表彰45歲以下來自世界任何一地的杰出華裔數學家,為華人在數學這個重要的基礎學科領域搶占世界先進做出了重要的貢獻。自1995年起,晨興還向北京及上海5所重點大學持續捐贈超過6000個晨興助學金,協助學業優秀但家境困難的大學生完成學業。1997年,陳啟宗又協助創立“晨興音樂橋”,讓一班18歲以下而極富天份的年輕古典音樂家,每年暑假到加拿大卡加利與國際級大師學習并進行音樂交流活動。

1990年代中,陳啟宗創辦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支援北京故宮建福宮花園及該花園南側中正殿的復建。一直強調“做慈善最重要的不是錢,而是心血和精力”的陳啟宗,以近20年持續投入與貢獻這個項目,直到2005年及2012年完成這一文化瑰寶工程的竣工。

陳啟宗樂于分享他對世界的看法,其觀點為中西方所共同重視

陳啟宗稱贊中國人是世界上最偉大并無私的民族,因為在沒有抵稅政策鼓勵與引導之下,在經濟發展的初期,有那么多的中國人將自己的財富無私地捐獻出來。陳啟宗強調,做慈善要有方法,而他尤其關注兩點:一是自己定義“要做什么”,要捐給自己相信的人;另一個則是術業有專攻,“門不要開得太大,誰都來找你,會很麻煩。你自己精力和財力都有限。”

在中國內地慈善捐贈之余,陳啟宗對香港及海外的教育事業亦非常積極。他在香港科技大學成立恒隆組織管理研究中心及中國跨國關系研究中心,在香港大學設立晨興基金教授席(化學生物學),并于2006年在香港中文大學成立“晨興書院”。2011年,晨興還在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John B.Little研究中心設立晨興基金教授席(放射生物學)。2014年,晨興更向美國哈佛大學捐贈3.5億美元(約21.5億人民幣),支持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攻堅人類醫學難題,這也是哈佛378年校史上金額最大的單筆捐贈。

“先父一直是教育事業的堅定支持者,他希望以推動教育傳世,也同時希望能夠為減輕人類疾苦的醫學研究提供支持。把他的名字與世界頂尖研究學府哈佛大學和專責改善人類健康的哈佛公共衛生學院掛鉤,殊為恰當。”陳啟宗說。

陳啟宗也花相當多精力于教育事業。他出任香港、內地及海外多間大學的校董或顧問委員會成員,包括美國南加州大學、印度商學院、香港科技大學、耶魯大學校長國際事務委員會、美國史丹福大學Freeman Spogli國際研究中心國際顧問委員會、波莫納學院太平洋盆地研究所國際顧問委員會、日本東京早稻田大學亞洲太平洋學院國際顧問委員會、復旦大學管理學院國際顧問委員會。同時,他也是耶魯大學出版社與中國對外出版集團合作編輯的《中國文化與文明》叢書系列的國際顧問委員會聯席主席,并獲頒授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哲學榮譽博士、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榮譽博士和香港中文大學榮譽社會科學博士等學位。

作為著名思考者和分享者的陳啟宗,一直是媒體重點關注的對象

此外,陳啟宗還是清華大學戰略發展顧問,清華大學土木水利學院及南京大學商學院客座教授,并曾擔任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房地產中心顧問委員會聯席主席,及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Brittingham客座教席。2010年,他在清華大學成立清華大學恒隆房地產研究中心,并出任聯合理事長。

2004年,陳啟宗獲頒亞洲協會領袖獎,表彰他在促進大中華與美國及東南亞地區政經和文化聯系的貢獻;2009年,他被選為中國文化遺產保護年度杰出人物,并于同年獲美國南加州大學頒贈校友最高榮譽大獎。陳啟宗是公認的致力于構建中美關系的商人與慈善家之一,2014年,他獲美亞洲研究所于聯合國頒發“美國亞洲學會獎——國際公共服務及慈善事業”獎,表彰他為促進亞洲與國際社會之間的溝通和了解所作出的貢獻,而《福布斯》雜志也曾高度評價他為“慈善界的英雄”。

極富真知灼見的陳啟宗,經常應邀在各種論壇及會議上發言及演講,也在包括《國際先驅論壇報》、《金融時報》、《新聞周刊》、《財富》、《亞洲華爾街日報》、《遠東經濟評論》、《哈佛亞洲季刊》、《日本時報》、臺灣《中國時報》及香港的《信報》、《經濟日報》、《明報》和《南華早報》等中英文雜志及報章發表文章。既是廣受歡迎的思考者和分享者,也是孜孜不倦的學者和學習者。一位內地企業家曾形容他,“左上口袋永遠插著七八支筆和一個小錄音筆”。

网络打游戏赚钱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