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啟宗北大演講精彩語錄

自然災難、氣候變化、瘟疫疾病、恐怖事件、網絡戰爭、區域沖突、金融秩序,是當今世界最大的7個挑戰。

以往二、三十年,特別是十多年來,一個新現象對世界秩序造成很大影響——非國家組織。歷史上,沒有一個國家打到他的本土去。但911,這美國本土唯一的一次被打擊,卻來自非國家組織。

歐洲正在與世界中心舞臺漸行漸遠,也看不到它在未來十年二十年有更大突破的可能性。

歐洲為什么到今天這樣?鄧小平先生的一句話可以作為答案。鄧先生曾說,中國千萬不要搞西歐那一套,搞過頭的社會福利。我的觀點,歐洲是被過度的社會福利打垮的。福利膨脹最直接的結果就是喪失進取的原動力,這是人性決定的結果。

他把核彈放在你的后院你不干,你把核彈放到他的后院他就要同意你?西方和俄羅斯圍繞烏克蘭的動作與反動作,核心的問題就這么簡單。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俄羅斯經濟有極大難處,但不要輕視甚至藐視他們。一個老拳王打你一拳,你也不好受。

我最擔心的是,美國既不希望其他國家崛起,又不斷失去自信心。他不自信,就會尋找潛在對手或者假想敵。他們今天就在做著這樣一件事:擔憂中國崛起。

長城是什么,是一個證明,證明我們是愛和平的防御性的民族。鄭和下西洋,一寸土地沒有拿,拿一些長頸鹿回來。反而是西方,老遠跑到非洲、遠東,還把我們香港拿走,我就是證明,我在香港出生,就是在英國統治下。所以,我說西方人擔憂中國人稱霸,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們要理性分析問題,要防止別人不理性。

美國仍然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無論教育、科技、經濟,他們都將繼續引領世界。而且美國經濟會越來越好。因為未來,美國不但會在他已經強大的地方將繼續保持優勢,而且還將重新成為制造大國。

前些年,我一直被墨西哥邀請去發表演講。我對他們說,你們請我來的唯一原因,是害怕中國制造優勢搶走你們的就業機會,希望從我這里了解到一些什么,然后設防這件事情。但事實上,女士們,先生們,你們擔心的對象錯了。你們需要擔心的不是中國,而應該是美國。不光是墨西哥,中國也要擔心美國。

我擔心中國的年輕人一廂情愿,感情用事,勝利沖昏頭腦。還沒有真正富起來,發展好,就以為自己了不起。

我是香港人,我愛香港,希望香港好,但我考慮事情從來不單以香港為依歸。我總希望看大一點,看客觀一點,從全中國、全球的角度看待香港的優劣、處境,以及如何在現實的基礎上科學地建立自己的競爭能力,而不是一廂情愿地認為香港一切都最美好,讓感性取代理性。

哈佛大學的捐款,我是從人類福祉的角度理性的考慮并做決定。我知道有很多人會發表各種看法。我相信有人在網上罵我,也相信假如下一次瘟疫來到你我的地方,哈佛的教授幫助我們解決了問題,你就會理解我,感謝我。再說,那錢是我的,我賺回來,輪到你說嗎。

我知道有文章說,陳先生在故宮的捐贈后來做了會所,所以陳先生對故宮這個事情很失望,捐錢在內地也是自找麻煩。事實不是這樣的。我們為國家和民族做了該做的事情,盡到自己的責任和力量,問心無愧就好了。

如果香港人不能成功,不能怪別人,只能怪自己。中國13億多人口,香港很小,只要國家大發展,香港沒有理由不大成功,大發展,大發財。

有人問搶劫銀行的,為什么搶劫銀行,他說因為錢在那里。我想問問香港人,錢在哪里?錢今天在內地啊,如果你沒搞清楚,那你是傻瓜。所以香港人不到內地來賺錢,那真是傻瓜。

香港沒事兒,不一定很好,但也壞不到哪里去。祖國那么大,處處支持你。要喂飽13億人很難,要喂飽700萬人很容易。

西方自由民主現在的缺陷已經很明顯,這個政治已經變成是Vetocracy(否決政治)。我和你是政治對立面,無論你說什么,對國家好還是不好,我都反對,反對。這讓政府運作掉入內耗的陷阱,經濟發展變得很沒有效率。

我很喜歡中國的傳統文化。在文明方面,始終以作為中國人為榮。但我也看到中國和中國人,以及中國文化的問題,因為我理性。

低調、中庸,是一種美德,需要繼承與發揚。但回到理性上,做人在有一些事情上要有道德勇氣。我也有我低調、中庸的時候。關鍵的問題時,你要理性分析,什么低調、中庸、什么時候要站出來說話。

我主張理直氣壯地追求和聲張自己認為正確的東西,敢于批評錯誤的現象。不然,你就變成用老外話說是沒有脊椎的動物。香港現在就有這樣的困境,很多人內心都不同意占中的事情,但他們缺乏道德勇氣,選擇所謂的明哲保身,不出來說話,不敢表達自己正確的主張。我認為,這就不是美德,而是缺乏公共責任意識。

我希望在座各位,真正做一個有公共道德和禮儀的人,不要為我們的禮儀之邦抹黑。我們的科技發展,經濟不斷發展,但文明禮儀不要退步。

北大是中國社會人文的高地,在社會人文方面,在東西文化和文明方面,有獨特優勢,也應做出獨到的貢獻。

上一次東西方共同繁榮大概是2000年前?,F在,西方以美國為主,東方以中國為主,再次回到盛世。但這和2000年以前彼此沒有什么交集已經完全不同,而是一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新時代。北大和北京大學的學子,要保持住中國傳統文化精華,同時吸收西方文化的精髓,成為真正學貫中西,融匯中西,鏈接和溝通中西的人才,來為東西方的共同繁榮貢獻力量。這不但是對中國,也是對人類的進步做出最大的貢獻。

网络打游戏赚钱是赌博吗